风生水起的文化创意产业

2021-01-30 03:14

在这里,爬满青藤的老房子似乎凝固了时光,也隔断了喧嚣,各具特色的商店、茶坊、酒馆、咖啡店散布于园内。周末,各类市集和街头表演纷至沓来。11月的台北,明亮的冬日暖阳,静静释放着能量,歌手们在露天里放歌,听众则端着咖啡席地而坐。与演出相伴的,还有艺术家的演讲,业余创作者的艺品展卖。

“中华传统文化在台湾保存得较好,继承与弘扬的同时,亦不排斥西方“舶来风”。在艺术表现上往往热衷于错置、混搭,就好比以功夫茶拥抱下午茶,文创产品中体现了台湾包容的文化态度。”台湾著名微雕艺术家陈逢显如是说。

这一点,悬挂于台北孔庙的宫灯得以佐证,上书“有教无类”的字样,灯有形,文化无形。

世人对文创产品价值认定,多建立在物以稀为贵上,但在泰雅族艺术家尤玛·达陆看来,稀有性亦可人为创造,崭新的观念以及工艺师的技艺是无价的。在她的“象鼻部落工作坊”里,优雅的苎麻与牛角、野猪牙、牛皮等材料,都是生活中的“经典”,设计师将两种“经典”以刻意沉淀过的“台”式手法,融合成年轻一辈心目中的台湾经典,这样的“错置”与“混搭”别具一格。

“类似北京的798,但更平民化,由此看出,台湾文创致力于缩短艺术与世俗生活之间的距离,追求的是精致、细腻的‘生活美学’。”正在观展的大陆游客李知夏向中新社记者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
据统计,台北故宫已推出了近2400种文创商品,2012年文化创意商品销售逾7亿元新台币。目前台北故宫的“文创”综合能力,在世界博物馆中居第四位。

2013年夏季,大陆游客参观台北故宫时,多了一项购买“朕知道了”纸胶带的任务。以虚构的雍正皇帝后宫争宠为背景,电视剧《后宫甄嬛传》中一句“朕知道了”的台词红极一时。

相比起台湾各地的文创产业模式,植根于废弃厂房的“文创胜地”,要算华山1914创意文化园区最为知名,其前身是创建于1914年的日本“芳酿社”,为当时台湾最大酒厂之一。2005年底,华山园区整修后开放供文艺界及社区居民使用。2007年,当地以民间参与的模式,将文化创意产业引入华山。

7月,台北故宫博物院推出同款的创意纸胶带,三卷一盒售价新台币200元,受到两岸年轻人热烈追捧。日销售量创台北故宫文化创意商品新高。在此之前的纪录,是仿“翠玉白菜”手机吊饰,2009年单日销售1000个。

文化创意产业,是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之一,在大陆“十二五规划”和台湾“黄金十年”愿景中,文创产业发展框架已经廓清。在这个思路框架下,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空间广阔,前景可期。(完)

华山1914文创园区管理经营方表示,华山文化园区一直致力打造“酷玩”(coolplay)场域,创造一种欢愉的消费氛围,“酷玩,就是有创意的玩,玩出创意。”

大陆有舆论指,以“典藏”著称的台北故宫,成功地接上了现代人的地气。新奇顽皮的种种创意,令旧朝尘封已久的“故事”被唤醒,这样的“穿越”对于频频告危的中国传统文化来说,是一种另类“救赎”。

“错置”、“混搭”、“小确幸”……在台湾,风生水起的文化创意产业,借有形视觉和无形观念,尝试传统华人文化的崭新设计手法,将朴素传统价值观与多元的当代元素相衔接,成就了诸多“文化奇迹”。

在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眼里,“众里寻他千百度”,是现代博物馆放下身段,跟民众亲近的第一层境界,大量引进民间设计资源,以开放合作的方式,获得优秀的文案,以避免纪念品“千人一面”弊端;其次是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她认为,文创的核心是创造文化情境,创造议题,创造期待,创造明星商品,引导需求。成功的文创产品能够吸引民众常来,且每次来都要感受到不一样的氛围。从而达到“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第三层境界。